FC2ブログ

幻境海域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o Heaven,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he other way

(坤農) 凜 下半場






下半場




動作輕柔卻更是挑明蔡徐坤自己慾望的撫摸,透過大腿內側接近根部肌膚的底下神經,傳遍了陳立農整個身體,方才原本就被勾引出來的需求再加上這次的,已不是陳立農咬緊唇就可以控制得了的,腦袋矛盾的思緒不停交錯著,一個人陷入自我世界中,直到涼意從下半身倏然湧了上來,陳立農這才從自我妄想的狀態回到現實環境裡。


「唔……」


不曉得該是反應自己怎麼這麼快就被脫到只剩下上衣在堅守崗位,還是該反應那自動自發拉開自己的雙腿到最大距離之際,同時也快速地用不知道從哪裡抓來的繩子,將自己的腳分別固定在桌子左右兩邊的桌腳,陳立農稍微扭動腳試試看能不能被自己掙脫開來……


很好、蔡徐坤早已考量到自己的力氣會有多大。


「農農你知道的,我剛剛可是有徵求過你的同意優。」


對於自己造成的驚人美景相當滿意,蔡徐坤笑得很燦爛。


「而且你也點頭答應我讓我這麼做呢。」


「……坤坤你到底想做什麼?」疑惑一臉的看向蔡徐坤,陳立農總有種不太好的念頭開始產生,顧不得自己的脫逃在現下狀態是顯得如此無用,陳立農不放棄地不停扭動雙腳,「你是打算不放開我嗎?」


「別擔心麻,我們今天只是來玩點跟平常不太一樣的。」


蔡徐坤的笑容顯得越來越耀眼燦爛,拿出原本擱在櫃子上的幾瓶玻璃試管,大小長短不一的、一管一管放在陳立農的身旁;同時在從口袋中摸出條細細的繩子,不疾不徐地在對方的分身上打了個漂亮的蝴蝶結。


「好了,現在我們可以開始玩囉。」


蔡徐坤飽含著期待興致高昂的語調,讓陳立農根本還來不及再回應些什麼,已經被堵住的唇就這樣任憑另一人的肆虐吸吮,沒有阻礙地讓對方探舌滑進自己的口腔內,雙舌間交互重疊的彼此糾纏、吞嚥不下而從唇角邊流出的透明液體、越來越顯得赤熱而渴望可以得到更多的情緒,終於讓陳立農徹底捨棄之前可能還有的疑慮,雙手環住蔡徐坤的肩膀、開始投入。


感覺得到陳立農終於隨上自己的步伐,蔡徐坤笑笑地更加重自己雙唇的力道,舔舐、吸吮、啃咬、然後大肆探索自己早已熟恁的味道,嗅聞到對方身上所有著淡淡化學藥劑的淺味,蔡徐坤不再克制自己的欲望。


放過在自己努力營造之下而顯得紅腫的嘴唇,滿意看到陳立農眼內除了逐漸迷濛還添上情色的神采,蔡徐坤一手滑落到對方胸膛的位置、而另一手則是滑到顯得有些抬頭跡象的分身。


「呵呵……」蔡徐坤俏皮地輕彈下陳立農的肉棒,感受著指尖泛過屬於對方的微微熱氣,「農農你越來越敏感了呦,只不過是個親吻就可以有這樣的反應……」


「唔嗯……」


雙腿習慣性地想閉攏,卻忘記自己的腳早已被固定在兩旁,陳立農有點狼狽地想要躲開蔡徐坤對自己的攻勢,但早已摸透對方會有的行為模式的蔡徐坤,那只停留在胸膛上的手迅速拉起陳立農的上衣,尋過已然堅挺的小點,兩指輕輕捏轉、指腹重重壓置、而最後指尖點上了頂端微微戳探,三段不同的對待方式,反覆無常沒有先後的在同一枚茱萸,而另一枚徹底被冷落的紅點,則是在夜晚稍冷空氣中、挺立地泛痛。


「……阿啊……另一……」


咬著唇扭動下身期望蔡徐坤也可以注意到自己另外被冷落的紅點,陳立農被這樣徹底的挑逗,勾到拋棄自己方才的狼狽情緒,只是祈求著可以讓自己得到更多些、讓另一端的小點可以受到些注目,有點央求卻沒有完整說出的言語,陳立農很細碎地低語出聲。


「農農你是說這裡嗎?」


故意扭曲對方的請求,而將另只位在分身那頭的手,沿著那火熱的形狀攀爬來到開始冒出黏稠半乳色的液體頂端,手指惡質地來回刮過……


不輕不重的力量、讓陳立農以為自己可以感覺到什麼,卻又在下一時刻停止了感受;以為觸到了癢處可以止癢,最後卻發現自己得到的、只是更多難以忍受地細癢。


「啊…..不……嗯嗯……」


胸前還在持續地疼痛、分身上傳來那似有若無的癢勁,陳立農沒法輕易判斷自己該是否認還該是要承認,蔡徐坤的手在自己身上各個敏感點所帶來的種種快感,讓陳立農既想要搖頭也想要點頭、進而陷入了兩難的局面。


「如果農農你不回答,那我可就什麼也不會做的囉。」


蔡徐坤惡意地讓自己的手同時在已被挑撥到無法繼續承受的地方,再度重來一次的方才自己所有的手指動作,很滿足看到陳立農拱起身體來渴求自己的碰觸愛撫,在細微汗珠底下的、是一副逐漸泛起粉色的身軀。


眼神直直對上了陳立農盯著自己的注目,蔡徐坤的玩心被徹底點燃。


突然倉卒結束自己所有的行為,蔡徐坤放肆地掃過陳立農的全身,直至停在有著特殊摺痕的小穴口,頑劣的眼神讓蔡徐坤不用多作上什麼,就可以令陳立農的身體敏感到起了反應,感受過對方在自己身上的視線最後停留處,陳立農可以瞬間感覺到,自己那地方的抽緊微抖。


蔡徐坤笑瞇著眼拿起早先被自己放在一旁的玻璃試管,視線尖銳地看到陳立農做了一晚的實驗成品,腦子飛快轉動、蔡徐坤迅速伸長著手的將裝有實驗成品的燒杯朝自己的方向拉近。


「這個借用一些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


拿起來靠近鼻子嗅了嗅,少見卻也熟悉的淡香味佈滿整個燒杯,蔡徐坤笑笑地從中挖出些還帶有熱度的黏稠液體放在手上,「畢竟我們對這個應該是不陌生的。」


「不!那個……」


陳立農的臉色在這時不自然紅得似乎可以滴出血來。


「這是不一樣的?」考慮將手中的液體放回到燒杯裡,蔡徐坤挑了挑眉。「農農?」


「……這比上次的藥效更強。」


幾乎將話含在嘴裡說不清楚,陳立農開始在心裡嘔著那些說什麼非要明天跟自己對象有個令人難忘激情的夜晚,而逼迫自己在今晚做出這些加強版的催情藥劑的狐群狗友……


看、這下可好了吧,自己率先成為自己實驗作品的白老鼠一隻。


看到蔡徐坤滿臉張揚著更是比之前還要燦爛的笑靨,陳立農現在最惱的、莫過於就是自己為什麼總是無法在對方面前隱瞞事情太久的個性。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不要客氣了。」


蔡徐坤直接將手上的黏稠液體,均勻塗抹在自己的手指之間,也許因為有了藥劑作為潤滑的效果,在一指毫無困難地在陳立農的蜜穴來回探入後,第二指甚至是第三指第四指的加入,都讓那緊實的小穴緊緊貪婪吸食不放。


帶著熱度的藥劑在蔡徐坤有技巧性、靈活運用手指間的刺探配合,火熱的花穴毫不保留將手指上的藥劑全數吸收殆盡,透過蜜穴,藥劑迅速地在陳立農的身上開始產生反應。


「啊……啊啊阿……好熱……啊嗯……」


晃著頭想讓自己體內竄起的燥熱感可以抑制下來,只是陳立農越是搖晃,自己的小穴就越是不肯放過蔡徐坤對自己的戳探,早先被束上細繩的肉棒在這時候硬直脹痛的、讓陳立農所有感覺更是變得加倍許多。


「坤、坤、坤……」陳立農不斷出聲呼喊蔡徐坤的名字。


「……放開、放開那……我想要出來……」


「還不行呦……」蔡徐坤笑著搖了搖頭。


「農農你不能自己一個人先行解放的,我們之前就有約定好每一次的高潮都是要一起的對吧……況且我一直想要找個時間來好好看看農農你裡頭的樣子呢,難得有現在這個機會,我怎麼可能會放棄呢?」


將手指不由分說的從花穴中抽了出來,由於抽離的力道過於猛烈,進而連帶翻出裡頭火紅色的熾熱內壁,蔡徐坤將擱在一旁的試管,開始一根根代替了自己的手指,戳進正處於柔軟狀態的蜜穴中;小穴裡充滿熱氣的薰上試管壁,有些模糊觀看裡頭一整片艷紅的美景,蔡徐坤俏皮地將顯露在外的試管不停來回翻動、改變裡頭所能見到的景象,有些玩上癮的蔡徐坤,為了可以讓自己再見到更多、更多屬於陳立農的媚態,自己硬是將已插入對方體內的兩根玻璃試管,移出了些空間,選擇桌面上剩下略微粗寬的試管……


蔡徐坤色情地舔舐下唇,笑瞇著眼的、強勢戳刺進去。


「農農不可以亂動呦,不然這些玻璃試管可是會破裂的。」


蔡徐坤說話的語氣十分溫柔同時,卻更是狂放加大手上翻轉試管的次數、加快刺探深淺的速度,直至最後、陳立農總覺得自己的體內都不斷有那些試管的影子在。


「……坤……啊……阿阿啊……」


硬是衝破蔡徐坤對自己火熱的禁錮,被對方那點燃在自己全身上下沒有間斷地挑撥愛撫,以及在自己藥劑的輔助下而已忍受到超越了自我極限,毫無預警地、陳立農的分身湧冒出似乎短時間內停歇不了的黏稠愛液,噴灑了自己全身、灑落在這瞬間展現出豔紅般的赤裸肌膚上。


「農農你這樣就射了,是不符合我們剛剛才說過的話呢。」


蔡徐坤勾彎了嘴角,「不過沒關係,這筆我們可以留到下次再來好好算上的,現在、該讓我好好享受一番了。」


一根根的將試管從陳立農的體內抽出,凡是每抽走一根、陳立農那才剛剛高潮後而敏感萬分的身軀就會不自覺抖動了下,蔡徐坤刻意將抽走的速度改得更為緩慢些,直至要抽走最後那根比較粗寬的試管時,陳立農的蜜穴不由自主地不捨吸緊來阻礙蔡徐坤的動作。


蔡徐坤瞇著眼,笑笑地停止下來。


「……既然農農的小穴這樣捨不得,那就一起來吧。」


將自己早也硬挺到不行的火熱抵在陳立農的穴口,言語還是說得如此悠然自得,連同玻璃試管一併探入陳立農的體內,不給對方任何習慣自己碩大的時間,直接地就是猛烈急速的深刺深出、試管隨著蔡徐坤的動作反而造成了深出深進的不同律動。


此時不停嘖嘖作響的水聲,不斷刺激著陳立農的耳膜、花穴、甚至整個軀體。


「嗯啊阿……解開它……啊阿……坤,我求你……求你……」


再一次地被高潮逼迫想要得到解放而不停啃食自己,陳立農直接懇求蔡徐坤可以讓自己獲得自己所想要的。


「只要農農答應我一件事情,我就讓農農獲得解放呦……」


刻意放慢了速度,雖然不到停止不動卻也比方才那般的猛烈減弱許多,蔡徐坤的手滑過陳立農再度堅挺的火熱肉棒,沿著邊緣、手指手尖細細地刷了一次又一次。


「……嗯啊……好、好……我什麼都答應……」


一心只求著解放的陳立農,根本不在乎自己答應蔡徐坤的到底是什麼。


「呵呵、不要忘記自己說的話了呦,農農。」


蔡徐坤的聲音瞬間低沉,手指流暢解開那束縛住陳立農的細繩同時,比剛剛更加劇烈的撞擊在陳立農的體內來回進出不止,聯繫兩人間的熱度透過彼此傳至到對方身上,陳立農被自己挑逗後更高的溫度、和那幾乎死咬住自己的肉棒不放的蜜穴,讓蔡徐坤再也沒有方才的悠然自得,只是不斷加速自己的力道,加快加猛。


「唔阿……好緊……啊阿……要融化了……啊……」


耳內響徹著陳立農的叫喊聲,蔡徐坤不由得仰高著頭一股作氣,更是提高了速度,直到全數火熱的種子灌滿奔流進陳立農的體內。


「農農……嗯哼……嗯阿阿……」蔡徐坤低啞著嗓音嘶吼媚惑著陳立農,耳畔所竄的全是蔡徐坤高潮性感的嗓音,剎那間、陳立農再度地讓自己的腹部品嘗到屬於自己的黏稠感。


「啊…..阿啊……坤……」


喘著氣、陳立農已語不成句。

  1. 2018/05/10(木) 22:04:11|
  2. [同人衍生]農農同人|
  3. トラックバック(-)|
  4. コメント:0

(坤農) 囚鳥 序曲 | ホーム | (坤農) 凜 上半場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ホー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