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幻境海域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o Heaven,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he other way

(坤農) 凜 上半場






上半場




透明的瓶子、大大小小排列整齊放在角落一隅,透過開啟一半僅做通風效果的窗戶縫隙,外頭皎潔的月光靜靜也肆意地投射在這些透明玻璃瓶上,泛著微紫微亮的色彩,夜晚月潔星明的模樣只是顯示出陳立農又過了一個,和平日並沒有什麼不同的夜晚。


看著眼前正滾滾起泡的透明液體,專注地記錄任何一丁點可能會有的變化甚至是無預警的意外,陳立農手中的筆、自進入實驗室後就似乎沒有任何停滯的現象。


而夜晚、卻也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起,就逐漸地飄浮層疊出幾片不曉得何時形成的烏雲,讓月光緩緩地被遮弱住它的溫和光芒。


沒有察覺到外頭的情況開始產生了變調,幾乎一整個人都陷進在這即將完成甚至超越預期中的實驗進度中,陳立農手上的動作越來越快速,望過開始出現黏稠狀態的實驗品,那正確的顏色、精準該有的味道、沒有差錯的整個過程、以及最後無誤的成果作品,著時讓陳立農忍不住小小竊喜了一番……今晚總算是可以在正確時間趕回到宿舍休息了麻……


伸了個懶腰,陳立農鬆口氣地抬眼看向牆上的掛鐘。



「農農那小子又忘記時間了。」一邊隨性翻過手上的書籍一面慵懶半靠在枕頭上的范丞丞,沒有抬頭看另外一個正在替黃明昊擦拭半濕頭髮的蔡徐坤,很簡單地敘述件事實。


「農農又忘記回來了。」


清爽開朗的語調,夾雜著有些抱著看好戲的湊熱鬧心態,接過蔡徐坤突然暫停下來的動作,黃明昊站起身回到自己的床鋪繼續擦乾自己的頭髮,順著范丞丞所開啟的話題接棒說道。


「……我知道了、知道了。」


語氣佈滿的是無奈和認命,如果沒有看到那瞬間就已將擱在寢室門邊的雨傘握在手上,滿臉笑意地打算現在就出門去迎接另外一個人的回歸,順便再從那人身上索取自己現下行為應得的貼心獎勵……


或許、單純就蔡徐坤的聲音判斷,聽起來是有那麼些不甘願的。


「反正都會超過時間的,就早上再回來吧。」


翻過下一頁,范丞丞稍稍抬頭看向已經準備要出門接人的蔡徐坤一眼,繼續簡單扼要提供自己的建議。


寢室內、還是維持原本就存在的紙張摩擦聲音,偶爾交雜了從耳機內傳出的薄弱音樂聲,范丞丞仍舊是繼續看過自己手上的書籍、而黃明昊則是將手上的毛巾隨性丟到另一旁的椅背上,一頭栽入手機內的遊戲刺激世界。


少了另外兩人在的寢室夜晚、安靜許多。


而另一頭出了寢室的蔡徐坤,就像是早就知道自己該往哪裡去似的,一路上顯得悠然自得,還可以有那閑情雅緻來欣賞校內還有哪些沒被自己找到的死角所在,腦裡不斷閃過或許下次可以拉另外一人去自己新發現的地方試試看,想著對方可能皺著眉卻還是沉默讓自己拉著走的彆扭樣子,蔡徐坤不禁笑得有些得意洋洋。


撐著傘加快步伐往實驗大樓的方向走去,從外看到裡頭其中一間的實驗室仍是燈火通明,可以想像的到裡頭的人現在正在做些什麼事情,蔡徐坤嘴角勾起的弧度更彎,加快腳步的進入實驗大樓準備進行自己的抓人計畫。



看著牆上掛鐘顯示的時間後,正打算收拾物品返回宿舍的陳立農,突然一陣哆嗦讓自己莫名產生了不太好的預感,搖晃下頭的不想自己嚇著自己,只是更加加快手上的整理動作,並將所有資料掃進自己的背包裡,才正要轉身,就看到那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帶著滿臉愜意笑容的倚靠在門邊的蔡徐坤。


「……我以為我可以自己回去的。」


小小的倒吸口氣,挑了眉調整下自己背包的肩帶,陳立農瞄眼牆上的掛鐘,還有不到10分鐘才會到宿舍門禁的最後限制,陳立農並不認為需要有其他人來提醒自己回去,尤其是讓眼前在某些時候會變得有些愛惡作劇的戀人來跑這一趟。


「反正都出來了不是?而且也擔心你會淋雨回來啊。」


聳過肩的燦笑下,蔡徐坤不以為意踏進實驗室內,瞇下眼望去大小高矮不一的各種型號玻璃管子,外加上放在一旁的人體模型,反手關門的同時沒有忘記鎖上的動作,從沒有關上的窗戶邊吹來陣陣涼風,外頭逐漸劇烈的雨聲莫名讓實驗室增添了某些煽情氛圍。


「……果然下雨了。」


陳立農慢半拍的反應過來,並將視線轉移到窗外,把背包隨意的再重新擱放在椅上,走到窗邊略傾前的將窗戶關好,半靠在櫃子邊,衣服隨著陳立農的動作而往上方拉高、自然露出那一截的腰身背影,沒有細想自己給後頭觀看的蔡徐坤造成怎樣的影響,當最後站回原本姿勢的那一瞬間……


從背後倏然添起的、不屬於自己所有的體溫,隨著那雙手逕自直接找上正確位置穿爬進上衣內,很精確尋覓藏在衣服裡的兩朵小點,而後若有似無地、捏緊搓揉。


「既然我都體貼的過來接農農你了,不做點什麼就要回去那不是太可惜了嗎。」


蔡徐坤促狹的語氣夾雜在混著笑意的口吻中,十分清楚對方最敏感的點位在何處,依靠在陳立農的耳邊微微吐氣同時,沿著耳廓的形狀緩緩舔舐一圈、隨即朝下衍生到頸脖的線條,在上頭逐漸留下一道長長若隱若現的水痕。


縮縮脖子想躲過那微妙的觸感,可以察覺得到自己輕易被戀人點燃的熟悉慾望在體內流竄不停,仍在衣服內的雙手更是抓穩自己會有的反應,來加強、或者減弱他該有的力道,被蔡徐坤這樣玩弄在手掌心的感覺,尤其兩人仍在校內的實驗室裡,陳立農咬緊下唇抓回自己的理智,讓自己儘可能地不受到對方的動作影響。


「這裡……」


一出口夾含情慾的沙啞聲讓陳立農不得不停頓下,略咳幾聲後好讓自己可以調回原本的聲調。


「這裡是實驗室。」


「所以?」


輕吹口氣在頸子的線條邊,蔡徐坤好笑的等待陳立農那些不是理由的藉口,尤其在聽到方才對方幾乎被自己撩撥到充滿慾望的聲音後,一張口便將陳立農的耳朵含住,惡意地伸舌舔舐,刻意在對方的耳內,嘖嘖作響。


「……這裡還是學校。」兩手撐在櫃子來支撐自己幾乎想要軟腿的現象,陳立農找了個連自己都覺得沒什麼說服力的理由,來企圖解決自己目前的處境。


「既然這樣,那好吧。」


迅速將手從衣服中退出,拉開兩人之間從緊密到有些空間的距離,蔡徐坤笑著將兩手舉高晃著身體來到陳立農身旁,表現出一切就到此為止的態度;縱使陳立農總覺得有些奇怪蔡徐坤的乾脆,不過不曾懷疑過對方的一言一語而再度轉過身背對過蔡徐坤,開始翻找出不曉得被自己擱到哪去的摺疊傘的下落。


大概對陳立農而言,在這種只需一步就足以沸燃起來的片刻,他莫名的遲鈍感是最為需要改正過來的。


不是故意的,卻像是理所當然地忽略掉在那雙純黑發亮的雙瞳中一閃而過的戲謔光芒,片刻察覺自己已經仰躺在實驗室的大桌上,而開始大略數過天花板上頭有多少隻小強的時候,一張代替天花板而佔據自己整個視線的笑臉,就這樣出現在自己面前。


「我說農農……」蔡徐坤笑著舔了舔唇,「你以為我會放過你嗎?」


「是不會。」


順過蔡徐坤的話搖下頭,陳立農意思意思的扭了幾下表達出自己有反抗過的意圖;既然事情都已迅速發展到這般的地步,再刻意扭捏下去也沒有什麼意義可言,想要伸手直接環上戀人的臂膀,卻再碰上擱在一旁等著放涼明天再來做最後步驟的燒杯,放棄了自己的念頭。


「這裡是實驗室阿。」最後一次的爭取,陳立農帶著無奈的笑意語氣低喃過。


「這樣不就可以讓農農你隨時都能想到我們在這做了些什麼麻。」


呢喃的低啞嗓音再度響徹在陳立農的耳邊,鼻尖輕柔地蹭了蹭,蔡徐坤把握時間將手移到底下褲襠的邊緣,迅速解開那些並不繁瑣的鈕釦,動作流利地褪下陳立農的褲子,不花一會兒時間,修長顯示不常日曬的雙腿就這樣展現在蔡徐坤的面前。


  1. 2018/05/10(木) 22:01:05|
  2. [同人衍生]農農同人|
  3. トラックバック(-)|
  4. コメント:0

(坤農) 凜 下半場 | ホーム | (坤昊農) 噓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ホー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