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幻境海域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o Heaven,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he other way

(坤農) 夜空飛行 下篇A段




夜空飛行
下篇A段




那種混雜著兩個Alpha暫時標記過後的特殊氣味,隨著陳立農發情期順利結束後,也悄悄地從陳立農身上全然褪去;在被暫時標記後的隔天,當陳立農清醒後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使用難得一見的任性撒嬌技能,向和王子異同間房間的小鬼請求跟自己換房間休息。


「畢竟我現在已經分化成Omega麻,不太適合再繼續跟兩個Alpha住在一起啊。」


眨眨雙眼,微微向下垂的眼角流漏著無辜可憐姿態,輕輕拉下小鬼的衣角,陳立農帶著軟綿黏糊的台灣腔調朝小鬼解釋著。


「……好……」


眼角微微地抽了抽,看著面前這個雖然比自己小上幾歲卻個頭早已高大過自己的弟弟,小鬼王琳凱顧不了背後正熱烈地直直射向過來的兩道警告視線,感覺著自己現下若是不答應,眼前這個弟弟頭頂上那雙忽隱忽現的長長兔耳,就會在下一秒毫無活力失望的垂落下來。


忍不住伸手揉過對方的柔軟黑髮,看著在自己答應後似是終於鬆過一口氣,進而露出燦爛笑靨跟自己不停道謝的陳立農,小鬼莫名在內心湧起了一股自己從兩個大野狼兄弟的口中,搶救下即將要被拆解入腹的美味兔子弟弟的成就感。


稍稍地、朝後方瞄過那兩張在自己同意後,默契十足地同時讓臉色深沉到毫無表情的英俊帥氣臉孔,再看向身旁正一邊吃瓜看戲一邊對著自己在胸口畫十字,讓自己日後保重的無良心隊友們……


有這麼的一瞬間,小鬼很想再把小兔子弟弟親手送回到兩隻大野狼的面前,表明自己其實也是被逼迫到無可奈何的。


在LA的短暫團體集訓生活,就在不斷的各種塞滿緊湊訓練課程的安排之下,漸漸地邁入即將畫上完結的歸期中;在訓練課程的最後一次上課結束後,一名對於這群青春少年們向來都很親切熱心指導的老師,終究還是忍不住伸手抱住面前這名一直都笑得很開心的可愛男孩,眼角餘光下意識地掃向那站在自己身側不遠處,正緊盯著自己的另一名也朝自己笑得很漂亮的帥氣男生一眼……


銳利的視線搭上那被隱隱壓抑住的強烈氣勢,略低過頭看到在對方身側那只緊緊握著的拳頭,這名老師微聳下肩笑笑地收回了視線,在因為被自己正擁抱住而稍稍彎低身體貼心配合著自己的男孩耳畔,輕聲地帶句take care後,就識相的放開自己的手,將面前這個顯然已被貼上標籤的男孩物歸原主。


夜幕低垂、在跟著隊友們一起吃飯玩樂慶祝課程終於告一段落後,進而回到旅館內的房間各自休息之際,陳立農在王子異打算先洗澡來徹底放鬆自己之前,稍微交代下自己還想在飯店內到處走走看看的行為後,蹦蹦跳跳地、拿過另一張房卡打算好好進行一下自己的探險行徑。


只是沒想到的是,陳立農才剛剛踏出房門,就被一旁正在門邊守株待兔的蔡徐坤給牢牢地抓緊不放。


「……坤坤?」


呆愣了下,雙眼幾似呈現蚊香狀的陳立農,盯過那緊緊抓住自己手腕的另一隻白晰手掌,向來被濃糖們誇讚說聰明的腦袋,在這時候完全起不了任何的作用;不知道對方在自己房門口外究竟是等待了多久,甚至連對方為什麼會猜到自己還會再一個人偷溜出來的行為都還來不及詢問,陳立農現下僅能腳步蹣跚交錯著的,跟隨過強拉自己往前一樓樓、一層層走下的蔡徐坤,任憑過對方將自己走拉到目的地。


倏然間一股略微刺鼻卻並不過重的消毒水味撲面而來,眼角餘光瞧過那一旁大寫著CLOSE的提示招牌,還沒問出口為什麼要將自己拉來旅館內所附設的游泳池畔,一個閃身、就已被蔡徐坤推拉進入一旁類似小間更衣室的房間內……


喀拉、一道明擺著上鎖的聲響緊接著兩人身後響起,透著身邊窗外的月光照射進入室內,陳立農微瞇過眼瞧向那幾乎隱藏在黑暗深處的蔡徐坤模糊身影,看不清對方的表情、面對著目前現在的兩人狀況,陳立農的心中浮現起些微不安。


「……坤、坤坤……」帶有點微妙性的緊張急促,陳立農不太順口的低喊著平常自己叫喚過無數次的親密稱呼,「你帶我來這邊要做甚麼?」


「不這樣做,農農你會給我一個兩人單獨相處的機會嗎?」


從黑暗中稍微站出些,讓自己的身形在微亮的月光下顯現出來,蔡徐坤輕勾起嘴角地刻意壓低嗓音對面前的陳立農說道;不是沒有體會到自那天過後,眼前的這個人是用如何自然無法讓人拒絕的方式來拉開彼此間的距離,表面上看起來並不顯得故意,但實質上卻是在私下徹底避開了所有兩人可以單獨在一起的可能性。


想起今天那當著自己的面,眼前的陳立農就那樣毫無防備地被人擁抱住的畫面,就算知道主動的那一方對自己來說,其實並不具有任何威脅性的存在,但是……


朝前邁大一步、釋放出自己壓抑許久的龐大信息素,不再給予陳立農任何能逃離自己的機會,一個伸手的、就是將對方強拉近自己的懷抱中;嗅聞到對方身上除了本身帶有著的些微薄汗味道、專屬這人所擁有著的奶香味外,隱約間還聞到了那些屬於別人身上的淡淡陌生氣味,將自己的信息味道霸道的覆蓋住陳立農……


只是擁抱著、蔡徐坤就越發體會到自己根本不想將自己懷中的這個人交付給其他人的獨佔心情。


「我想要你,農農。」


一張口就是赤裸裸的佔有要求,褪掉那向來給人高冷難以接近的個人在外形象,滿滿的直接呈現出不肯放手卻又微微的夾帶著沒有把握的語氣,蔡徐坤更加收緊自己的擁抱力道,微側過頭的輕靠在陳立農的肩膀上,等待著的、是對方對自己赤裸慾望的最後宣判。


不知道終究是過了多少時間,可能僅是幾秒,亦可能是過了無數分鐘……


在幾乎想咬緊牙關的逼迫著自己放手推開陳立農,告訴對方不要在意自己的玩笑言詞之時,微微含著顫抖的溫熱力道,就這樣從自己背後尾椎緩慢地不輕不重攀爬過自己腰間之上,而後稍稍收緊力道的停駐著;感受到對方原本略顯僵硬的身軀變得放軟下來,自己的肩膀上再次感覺著早就熟悉不已對自己的溫暖依賴……


「……好。」


總算是願意直接面對著自己對蔡徐坤感覺的陳立農,這次不再是受到發情期對Alpha那完全無法抗拒的本能影響,憑藉著自己的心底聲音、真實想法,再也不逃不躲地、實實在在回應著蔡徐坤對於自己的渴望。


「啊嗯……嗯……坤坤……啊……」


細瑣的舒服低啞聲,不間斷地從陳立農口中流瀉出來,敏銳感受到自己的火熱在蔡徐坤的口中被來回不停地吞吐著,而不停從身後傳來那股戳探著自己蜜穴不放的手指,更是令自己忍不住扭動著腰身,想要躲開那不斷在自己私密之處點火觸碰的情慾力道。


將陳立農整個人直接壓制在自己的身下,蔡徐坤雖然暫時停止了自己想繼續吸吮吞嚥對方分身的念頭,卻沒有止住自己手指在陳立農體內的不斷持續探測。


微抬起頭、視線直直對視過另外一人的眼神,只要想到眼前這一個人即將會變成自己所有的,原本短暫被收藏起專屬眼前這隻小兔子所擁有的溫柔柔情,就這樣輕易地取代過自己的霸道強硬。


終究還是捨不得讓對方遭受到任何絲毫的傷害,就算是自己、蔡徐坤也不允許。


放緩了速度、不再那麼強勢地在陳立農身上施放過重的情愫火焰;敏感地察覺到蔡徐坤對自己的態度頓時轉變,陳立農面對著對方那樣幾似把滿腔的濃烈感情全數掏盡給自己的溫柔,一直隱約覺得自己內心裡仍有些不明不清的感受,倏然間變得徹底清晰了起來。


將環繞在對方背上的雙手收緊下,陳立農微昂起脖頸,將自己的唇靠近了蔡徐坤的耳廓邊;呼吸著的輕微吐過氣息,氣味間全是濃烈黏稠的奶香香氣……




「標記我吧,我的Alpha。」
  1. 2018/05/10(木) 01:33:43|
  2. [同人衍生]農農同人|
  3. トラックバック(-)|
  4. コメント:0

(坤昊農) 噓 | ホーム | (坤昊農) 夜空飛行 中篇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ホーム |